欢迎光临达州就业网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综合信息

关键要找到三个平衡点——国家发改委就业司司长蒲宇飞解读当前就业形势

2017-08-21 10:32:54   点击率:7470

为什么在中国,就业是底线?为何GDP下降了而就业总体保持平稳?怎么看待当前面临的就业风险?下一步就业政策的着力点是什么?日前,在“2016—2020年就业政策和社会保障改革展望——中欧社会保障改革项目2016年高级别会议”上,国家发改委就业司司长蒲宇飞就此进行了阐述。

    为什么就业是底线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用一组数据就能非常简单地给出答案。”蒲宇飞说,中国去年年底人口总量为13.7亿,其中16岁~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为9.1亿,而其中的就业人口是7.7亿。

    “这个数据对我们来讲意味着什么呢?如果全国的失业率提高1个百分点多一点,失业人口就会增加约1000万人,相当于比利时的总人口。”蒲宇飞表示,对中国而言,就业容不得半点疏忽,必须在考虑经济政策时把就业作为一个底线。就业没问题,经济增速高一点、低一点都没关系,只要就业出了问题,触碰了就业的底线,就要调整相关的宏观经济政策。

    GDP降了为何就业依然平稳

    9月初蒲宇飞到欧盟访问,欧盟专家给其画了很多曲线,基本上,就业波动的曲线和经济波动的曲线是同步同频的。

    但在中国并不是这样,经济是下行的曲线,但就业却是稳定的曲线。“这两个曲线之所以不同步,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。”蒲宇飞用“三个能力”来解释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一是经济增长带来就业岗位的创造能力。从中国经济总量来看,今天中国经济增长1个百分点所创造的经济增量,相当于5年前的1.5个百分点,也相当于10年前的2.5个百分点。同时,随着服务业占比的不断提高和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深入推进,今天单位经济增长带来的经济增量更多,所能容纳的就业也更多。虽然经济增长速度下来一点,但是能够吸纳的就业没有受到那么大影响。

    二是劳动力市场的流动能力。这几年劳动力市场的流动速度明显加快。从产业结构看,很多大学生可以快速从传统产业流动到新兴产业,如向互联网行业的流动速度在加快。从地区结构看,中国很大,区域差异也比较大,“东方不亮西方亮”。很多农民工在东部如果失业了,回到家乡可以很快找到新的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今年年初,蒲宇飞到中国西南的一个省份——云南调研,感受很深。云南的消费结构在升级,产业结构也在不断升级,很多家庭不再喝自来水,而要喝矿泉水、纯净水。在东部找不到工作的农民工回到云南老家,如果从事为纯净水公司送水的工作,一个月就能赚到4500元。劳动力可以在不同的地区快速流动,总能找到就业岗位。

    三是就业岗位的匹配能力。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民工,以前找工作,可能会去大的招聘会现场,到这个台子前面问一问,到那个窗口前去问一问,岗位搜索的时间很长、成本很高。但是现在用手机移动互联网,可以很快找到和他匹配的岗位,信息搜索的成本降低了,岗位匹配的能力也提升了。

    蒲宇飞坦言,正是这三个能力使中国经济在相对下行的情况下,就业依旧保持了总体平稳。

    结构性矛盾为何是主要问题

    蒲宇飞认为,结构性问题是中国就业的一个特点、难点,同时也是一个亮点。

    中国南北距离几千公里,正如气候一样,北部有些省份可能已经进入了冬天,就业也进入了冬天,而南方的很多省份,不但现在气候是夏天,就业市场也如夏天般红火,所以区域结构差别很大。判断中国的就业问题,单纯看一个地区很难得出客观的结论,这是矛盾,也是我们的特点。

    再比如人群结构,中国有两个重点人群,一个是大学毕业生,今年为765万人,另一个更大的群体是农民工,人数是2.77亿。这两个群体既是就业市场的主力群体,也是压力群体。主力和压力构成了结构性的特点,也构成了一对矛盾。“关注中国的就业问题,更多是要从结构角度分析,并提出相应政策。”蒲宇飞说。

    怎么来看当前就业风险

    蒲宇飞表示,虽然就业形势总体比较平稳,结构特点也使我们不用太担心,因为既有压力也有动力,既有难点也有亮点,但是还应充分认识到中国潜在的就业风险。最重要的一个风险就是隐性失业问题,特别是隐性失业的显性化问题。

    从就业统计数据来看,失业率并不高,今年二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只有4.05%,但是客观来讲隐性失业问题依然存在。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一部分行业,如钢铁、煤炭行业,一部分地区,如东北地区,虽然失业率比较低,但是一些劳动者的就业质量下降了、收入降低了、劳动时间减少了,一旦受到大的外部冲击,导致经济运行出现波动,这部分群体很可能会由隐性失业转向显性失业,由局部的失业风险扩大到更大的风险。所以中国很多政策的着力点就是要防范这样的风险发生。

    今后就业政策有哪些着力点

    谈及下一步就业政策的着力点,蒲宇飞表示,关键是要找到三个平衡点。

    第一个平衡点是“船上”和“船下”的平衡点。所谓“船上”就是就业的群体,“船下”就是失业的群体。在这两个群体之间找到平衡需要寻找三个结合:一是“船”,即就业群体的船;二是“网”,即失业群体的兜底保障网;三是“桥”,就是在两个群体之间搭建起一座栈桥或是过渡带。只有把船、网、桥三者有机结合起来,才能找到“船上”和“船下”的有效平衡。

    蒲宇飞认为,找到这个结合点,核心是把就业市场的船做大,社会兜底的安全网兜牢,过渡的栈桥扎稳筑宽。把船做大,就要使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,为整个就业市场提供强有力支撑;把网兜牢,要靠不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;把栈桥筑宽,要依靠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,使其成为“船上”“船下”之间重要的缓冲区。

    第二个平衡点是底线和顶线的平衡点。底线是指确定充分就业这一底线目标,顶线则指应进一步提升就业质量。怎么来找这两者的平衡点?蒲宇飞说,从经济周期波动的视角来看:在经济上行周期,更多政策着力点是围绕解决提升就业质量的问题,让更多就业者找到更体面的工作,有更高质量的就业;在经济下行周期,关键是要确定底线目标,使更多群体能找到就业岗位,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。

    第三个平衡点是正规就业和非正规就业的平衡点。“我们不应该简单地认为正规就业更好或者非正规就业更好,也不应该简单地鼓励发展更多的正规就业或者更多的非正规就业。”蒲宇飞认为,在今天的中国,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,大量的非正规就业已经不是传统低端就业的概念,有相当一部分在向高端优质发展。

    他表示,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点,关键还是要靠市场机制,而非人为的评价和划分。针对正规就业,政府施策的关键是增加市场弹性,增加竞争力,增加就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匹配度。针对非正规就业,政府应进一步降低制度成本,降低门槛,使非正规就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、更大的升级和走向高端的空间。(中国改革报 改革网 李韶辉)

(来源:)